中美同种一棵菜

国内

11月12日,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中北部小城盖恩斯维尔居然刮了2020年的第一场飓风。过去6年来,这里的飓风季往往在8月下旬到9月之间,最晚不超过10月中旬。在太平洋的另一边,我的老朋友吴佳玲——一位在台湾宜兰种了8年水稻的女农夫也说起,今年台湾居然没有台风,实在太反常了。“空台现象”虽然对她的水稻种植没有太大影响,但没有台风的调节,今年的水果市价普遍偏低,原因是产量高而市场需求并没有增加。为了对比气候、天气对作物的影响,今年夏天,我和老家长沙的一沙幼儿园共同发起了“中美同种一棵菜”项目。选定了生菜、西兰花、菠菜和草莓,作为秋季儿童菜园的主要品种。这几个品种是我们和各自的农场顾问商议后选定的,都是在当地能成活且容易种植的蔬果。盖恩斯维尔位于佛罗里达中北部,纬度接近杭州,属于湿润的亚热带气候;长沙纬度略低,更靠南一些,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。相比之下,盖恩斯维尔的冬季更短也更暖和,虽说也会有霜冻天气但持续时间短,一年四季都可以耕种;长沙的冬季相对较长,低于零摄氏度的天气虽然不长,但因为冬季常有雨,春秋两季更适宜耕种。根据各自的气候,一沙与合作农场——位于长沙河西的遇见田园CSA农场,在9月19日播种了生菜、菠菜和大白菜,随后移栽的草莓苗和花菜苗也都成活了。我们在9月28日专门开辟了一小块地作为儿童菜园,移栽了生菜、花菜和草莓苗,菠菜则要等到12月1日天气较凉爽后才适宜种下。一沙幼儿园园长、我的朋友蜻蜓,带着1.5~5岁的孩子,在遇见田园农场亲手取来菜籽和菜苗,移栽进幼儿园专门开辟的菜地里,还制作了种植日记看板,把每天的天气、种植日、出苗日、开花日等都标注了出来。10月27日,草莓开花了,他们兴奋地拍了照片传给我们。受疫情影响,今年我们没有开展群体性活动。我和先生带着5岁的女儿拔草、开辟菜地、翻地、施肥。每一步,女儿都参与其中,帮忙用小推车运送杂草去堆肥区堆肥;从育苗盆里小心翼翼地取出菜苗,移栽进菜畦里;跟爸爸一起去捡来木薯秆装饰儿童菜园以防踩踏,和我一起用水管浇水。我将整个过程拍成视频发给了蜻蜓。我们菜地的新主席理查德还找来一块木板,给女儿画画、写字,最后刷上桐油、插上木棍,制作了“儿童菜园”的标识。特殊时期,女儿成了我们菜地里唯一的儿童,这使她萌生了一种责任感。在菜苗移栽后的几天里,她每天都满怀期待去看菜苗宝宝,浇点水,看到虫子吃掉菜苗,也会想办法抓住它们。但时间长了,因为没有小伙伴一起玩耍,菜地也不像以前那么有趣了。加上今年雨水特别多,让人们几乎忘记了佛罗里达阳光之州的称号,没有了每日浇水的任务,经常要我们劝说,女儿才愿意去菜地。说到雨水,一沙幼儿园和遇见家园农场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。长沙从9月开始下了足足45天的雨,还经历了大降温,气温一度低到10摄氏度,一夜入冬。进入11月,又突然出现30摄氏度的高温,之后又出现低于10摄氏度的低温。气温反复之下,蔬菜的长势并不好。我们儿童菜园的菜也因为光照不足,雨水又太多,长得又细又高,虫眼还多。虽然只是一个小侧面,但也能看出气候反常、天气反复对农作物的影响之巨大,以农业为生的农民受到的打击恐怕会更深重。全球气候变暖、灾害天气频发、农业因灾受损……这些宏大的议题对于学龄前的孩子来说很难理解,但因为这片小小的菜园,中美两地的儿童都可以切身体会到天气、气候变化对人类生活的影响。在他们心里,或许也将就此埋下一颗关心环境、气候的小种子。

编辑:本站综合
免责声明:本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本文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